为普京挡子弹躲过8次暗杀从保镖到司令他永不会背叛

2005年,普京在出席总统的宣誓就职典礼上,人们看到他身边站着一个保镖,头上还缠着绷带,显然是重伤未愈。

即便如此,他站在观礼台上,依然保持着高度的警惕,时刻注意着普京的动向,重伤似乎完全没有影响到他。

他与普京是数十年的老交情了,早在普京成为总统之前,佐洛托夫就已经开始护卫普京的安危。而两人相识的时间可能更早。

与普京一样,佐洛托夫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也是苏联情报部门克格勃的一员。

佐洛托夫只比普京小两岁,出身工人家庭,在加入克格勃之前,他参军入伍,被派往条件最艰苦的边防部队服役,在此期间练出了极好的身手。

他听说神秘的苏联克格勃正在招收各种人才,于是便在退役后,主动递出了一份“个人简历”,选择的是克格勃九局。

这个部门比较特殊,主要负责的任务就是保护苏联高层领导人,所以各方面的审核条件非常严格。

得知佐洛托夫的打算时,他的战友们都不相信他能被选中,当然结果令他们大跌眼镜,佐洛托夫不仅成功入选,还获得了上级的赏识,一上任就被派去了圣彼得堡的重要岗位。

巧合的是,普京此时也在圣彼得堡任职,两人就此成为了同事。普京听说佐洛托夫身手很好,而且很擅长柔道,还特意向他请教和切磋。

不过这段时间并不长,因为普京很快就被派去了东德展开工作,而身在九局的佐洛托夫,则时常作为高层的保镖,在他们身边提供保护。

等到普京与佐洛托夫重逢时,已经是1990年了,当时普京已经完成任务,回到了圣彼得堡,在他的大学恩师索布恰克的帮助下,成为了列宁格勒大学校长外事助理,后来又成为市长的专职顾问,正式开启了政坛之路。

而此时的索布恰克,作为叶利钦的忠实拥护者,也是圣彼得堡市的市长,身边的保镖就是佐洛托夫。

普京回到圣彼得堡后,虽然离开了克格勃,却又自然而然地与佐洛托夫重逢,两人在一起共事的时间和机会特别多,有时,佐洛托夫还会担任普京的保镖。

对柔道共同的爱好,又同样出身克格勃,再加上年纪也相差不大,普京与佐洛托夫走得越来越近,彼此熟悉,建立起了深厚的友谊。

只可惜,1996年索布恰克市长竞选失败,政坛蒙上阴影,还频繁地收到法院的传票。他已经是个平民了,而普京的政治之路才刚刚开始,两人只能就此分道扬镳。

普京离开圣彼得堡,去了莫斯科,而佐洛托夫却仍忠心耿耿地守护在索布恰克身边。

当年苏联解体后,叶利钦接手了一片混乱的俄罗斯,与国内的几大“寡头”周旋,发起第一次车臣战争,一番苦心经营,却仍没能实现俄罗斯的崛起。

后来,他发现了普京这个年轻人的可造之才,并着力栽培,希望他将来能够成为自己的继承人,办成自己没能办到的事。

叶利钦果然没有看错人,普京的确是有着雷霆手段的政治人才。与此同时,他还是个非常念及旧情的忠义之人。

当时,索布恰克已经与叶利钦闹翻了,又生了重病,生活一度变得有些窘迫。这也让追随在索布恰克身边的佐洛托夫,来到了濒临失业的边缘。

普京一直关注着索布恰克和佐洛托夫,只是他在叶利钦麾下工作,不能太过张扬地帮助索布恰克,又不具有配备保镖的资格,无法帮助佐洛托夫,只能先在心中记下这件事。

听说索布恰克病得很严重,普京还是站出来,告诉了叶利钦自己要去看望索布恰克,同时还准备带索布恰克去看病。叶利钦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被普京的有情有义打动,同意他前去。

普京便与佐洛托夫一起,送索布恰克去了法国巴黎治病。他的这些举动让索布恰克和佐洛托夫都很感动,后来普京参与总统竞选时,索布恰克不顾自身安危,拖着病体四处帮他拉选票。

此时的普京,已经是俄罗斯的总理了,他上任后,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老朋友佐洛托夫,特意打电话邀请他来莫斯科,成为总理警卫队队长。

他貌不惊人,站在人群中毫不起眼,人们只知道普京身边有一个喜欢戴墨镜的保镖,就算外面是阴天也不会例外。

此外,佐洛托夫还有一个很大的优点,那就是他从不过问政治,这一点与他的同行们很不相同,也让普京非常放心。

普京当上总统之后,佐洛托夫总是跟在他身边,寸步不离。每当跟随普京来到一个新地方,佐洛托夫总要先带着安保人员将普京可能会经过的地方一一进行排查。

排查力度堪称地毯式,任何一个角落都不放过,甚至从地面到天花板,不光是阳台和吊灯,甚至连电话线和吊灯开关都不放过。

对普京来说,佐洛托夫不仅仅是保护他安全的保镖,更是与他互相知根知底,又十分忠诚的老朋友。

普京曾经多次在公众场合表示,只要有佐洛托夫在身边,他就会很有安全感。可见他对佐洛托夫有多么的信任。

在这期间,他见证了普京政治生涯的展开,也见证了俄罗斯在普京引领下的觉醒。普京以雷厉风行的手段而闻名,在获得了俄罗斯民众广泛支持的同时,也得罪了不少人。

其中有一次,发生在2000年2月,当时普京还是俄罗斯总理,但已经为之后的总统竞选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他因为发起第二次车臣战争,成为了车臣非法武装分子们的眼中钉。这群人竟然丧心病狂地对普京的性命放出高额悬赏,并且计划刺杀他。

就在这个紧要关头,普京的恩师索布恰克去世了。普京为此十分伤心,不顾幕僚们的反对,执意要参加索布恰克的葬礼。

那些非法武装分子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就将刺杀计划放到了索布恰克的葬礼之上。

当时,在前往索布恰克葬礼的路上,即便有保镖层层保护,普京依然被刺客找到了机会。一个刺客伪装成记者,悄悄拿着枪靠近普京,由于现场人山人海,保镖们注意力被分散,只有始终注意着普京的佐洛托夫注意到了刺客。

他几步就冲到了普京身前,刺客掏枪瞄准的瞬间去夺枪。佐洛托夫成功了,但还是不慎中了一枪,他带着枪伤指挥保镖保护普京安全撤离,这才去接受救治。

2005年元旦,已经再次赢下总统竞选的普京,准备在就职典礼上宣誓。在此之前,热爱运动的普京,决定去阿尔卑斯山上滑雪。

这顿时难住了佐洛托夫。他作为贴身保镖,自然要对普京时刻不离,可他什么都擅长,唯独没怎么滑过雪。为了能够继续保护普京,佐洛托夫主动带着一众保镖人员去莫斯科附近练习滑雪,结果练过头,伤到了额头和大腿。

于是,在普京宣誓就职的典礼上,人们就看到了头上带着绷带的佐洛托夫,神情严肃又有些滑稽地跟在普京身边。不管怎么说,起码他的敬业精神,值得人赞叹。

等到2013年时,佐洛托夫已经接近60岁了,普京知道他还不愿就此隐退,但又不忍心让他继续生活在刀光剑影的生活中,甚至为自己挡子弹。

于是,普京非常罕见地动用权力,将自己身边这位学历和资历都不够格的“大保镖”安排到内务部,成为了内卫部队的副司令。

不过,普京的这一决定并没有受到太多反对,因为认识佐洛托夫的人,都知道他的老实本分与忠诚,也了解他的能力,与普京一样,都相信佐洛托夫可以胜任这个岗位。

之后,佐洛托夫也不负众望,不断获得升职,到2016年的时候,他已经接任了国民警卫部队的总司令,管理着多达30万人的近卫兵。

而普京不管到了什么时间,总会坚定地回答说:“佐洛托夫永远不会背叛我,他是我永远的朋友和盟友。”

You might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